Posts

爱美这回事的 第二趴

Image
继续爱记录我爱美的事

这个年头, 男友突然兴起要出去问问健身的配套和价钱 
配套是买一送一的价钱 一个人一个月大概一百块的费用 
结果就那样签了一年的配套 
反正也是能负担的起的费用 可以享用的服务也不错 
而且全马各地的分行都可以进入 
除了说懒惰以外 就没有理由拒绝了
一月到现在 都已经半年过去了 
目前我们都很勤劳的 一个星期平均都会去2天 
最勤劳就一个星期4次
也是靠近我家而已 所以没有理由懒惰啦 
但是对于运动我是真的很懒说
每次我都只愿意待1个小时 // 就运动一个小时
然后匆匆赶着男友走了 // 走去吃宵夜 还是小吃 
这样下来几个月 大概五个月吧 
真的没有什么成绩 什么效果
每次都去量那个体内脂肪和肌肉的仪器 
每次都减减加加 呃 都是加(脂肪)的幅度多过减(肌肉)
每次都很失望的说 =.= // 因为吃还多过运动啊 
好啦  有一次的机会认识了个健身教练 
他当然很积极的说服我叫我参加他的个人训练课程 
说得真的很好咯 身材呃 身材 身材 
然后男友之前看我没有效果也鼓励我找个教练来对症下药 
很好啦 这一次真的就报名了 价钱太贵的关系 我就报了个短课程的 
到现在也一个月多了 先聊聊对健身运动这件事 
每次上个人健身课程 都是肌肉酸到个不行 
好几次当下 或是隔天起身 真的会很想不开的
手整个是提不起来 或是脚是没有办法走上下楼梯的 
但是几个星期下来 这已经变成习惯 
唯有这一样的酸痛才让自己觉得自己在进步 
体力来说 不能否认 我真的变得好多 
第一次我靠着bosu半球做提脚 
标准的只能3-5下就没有办法继续  现在第一套我可以一口气做10下  
第一次在仪器做仰卧起坐 大概也是8下而已 现在我可以至少做15下
那个次数进步虽然不太多 但是能见证那个进步 
我是真的很兴奋 很开心 
至于外型 比较明显可能是手臂吧 脚我自己没有什么注意 
肚腩呢 有时候会觉得小了 也许是心理作祟 哈哈哈 
但是至于数字 哈哈哈哈  就是体内脂肪和肌肉重量 
是有进步啦 多么难得啊 等了6个月 数字真的终于会动了 
这个也是我继续要求自己进步的动力 
要以成绩效果来推动自己 
但是离教练定下的目标还欠很多 
所以就得靠自己平时多动一点 
没有动的话就只好管着自己的嘴咯 
这就是健身的路 
在完成大学那承重的人生功课
我这个毕业后的社会新鲜人 一时会觉得没…

爱美这回事

Image
当我大学毕业后 在那无所事事的时段

我终于舍得去学化妆  也没什么 就是个人化妆

以前说化妆 就是真的只有粉底和腮红

原来一切成败是一对眼睛 对上的眉毛

多的不说了

我对化妆这回事 我还是靠感觉 不是靠技术 哈哈哈

除了化妆这回事

我还考虑了我的牙齿的状况

其实考虑很久了 大概10年那样吧

但是那时候身无分文啊

和妈妈暗示多时 没有成功

最后都是决定工作再算

也真的 当我找到一份稳定的工作后

我就做了research下

大概就是google 了一下我家附近的地区

按了两三个部落格 都介绍同一个

我就直接上门问清楚情况和价钱了 哈哈哈哈

反正部落格都介绍说 服务好 价钱便宜  我就不多考虑了

八月问了情况 一直拖拖下就十一月了

就知道绑牙会吃不到好料 所以决定新年过后才上牙箍

我那时候就是12月上门预约3月的 这样就发生了点事情

话说3月 我预定的时间 碰巧那个星期医生有研讨会

那时候我前一天我打过去诊所 没有接电话 我是觉得很纳闷

最后 我当天过去 才看到通告  天啊

几天后我打电话过去 护士说没有记录到我的电话号码 // 我记得我明明填了资料卡了的噢

那我就延后一个星期了  还好延一个星期后有时间给我

因为那里也是常客满

延期了过后的那个星期 我一直在想 在找借口

我是不是该绑牙呢 对 我还在很犹豫

因为一上牙箍就一年半载 // 牙医说至少2年

但是真的在想 这一辈子就这一口牙齿

美或不美 你就等对它一辈子   绑不绑 2年都是要过

所以为了避免以后后悔 还是决定绑了

还有啊 拖越迟价钱只会越贵 所以趁早绑了就算

其实有什么影响吗 ?

暂时对我来说我还没有什么影响

大概就是还没拔牙的关系吧 ?

所以我都吃得蛮自在

只是有时候去调整过后的一两天牙齿比较酸 没有办法咬食物以外

一半的食物我都照样可以放进口里咀嚼

不能大口大口地咬鸡腿 大概就是撕裂那样的动作 门牙应该会歪掉

比较麻烦的东西 可能是面条吧 也是要用门牙咬断

一半花生 其实都可以塞进大牙那里咬断

只是可能会塞牙缝 或者卡在牙箍里面

口腔可能就不舒服 如果卡在外面 别人很容易看到 那就不好看了

所以吃完东西过后 就比较麻烦

可以涑口解决是最好 不然就得靠牙刷或者牙线了

那就没有那么容易

但是说时快 那时慢 // 相反

我才 (已经) 满2个月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正式算着绑牙了

因为护士他们说是拔了牙才开始算2…

别离

Image
我终于正式被录用了

但是同个时间 更是拿到信的同一天

是我的好伙伴的在职的最后一天

很遗憾的说 他没有办法看着我穿正式的制服上班

莫名有些遗憾的感慨

这半年来 都是他一路指导和陪伴

班上 就只有我一个女生工程师

他或者他们总可以表现绅士的一面

我们同个部门 部门就只有我们几个

常在公司的就只有他 平时就只有他陪我无聊陪我废话

也就是只有他在公司 我的一堆问号都是他为我解答

公司上 公司外的时事 常识 或者是公司里的小事情

都是麻烦他 或者他直接就帮我搞定的



















这个星期, 他就收拾了一堆文件给我

方便我以后可以自己参考

还帮我换了他的电脑给我用

他熟悉电脑 改了很多东西给我用 让我以后可以上网无阻

帮我搬搬抬抬 换了座位 我换去了他位子隔壁 我老板前面

但是我也只有一天时间可以和他坐两隔壁座 之前坐在他前左方

时间就是过得快到让人害怕

今天以后 下个星期一开始

我身边就少了个 那么好使唤的人物了

以后工作上的疑问我该找谁解答啊 ?

以后那种白痴的问题谁来给我答案 ?

以后就没有人在班上和我废话 和我打闹

没有人 和我说话.......

说真的, 心很酸

说真的, 我没有哭 只是泪了

那种无奈 不舍 不习惯的 心情 泪了




















人长越大 分离是免不了的事

但是就是人长越大 那份离别的心情越是刻骨的酸





















14/4/2017

You will be missed,

Thankyou so much, Dear Mr Gan.


Jocelyn AYPP

批评成瘾

Image
" 这件衣服有够难看。"
" 赞同。" 不假思所地答了。就是制服罢了嘛。
" 我是说你穿得很难看。" 我就知道他说的没有那么简单。 
" 随便。" 都说了是制服, 我能怎样?
" ... " 
话题结束。
对于习惯性只有批评, 没有建设或者赞美的对象。 最完美的回应是赶快收下对方的批评/ 指教( 迟点再自我检讨。 或许对方有时是正确的呢(?) ) 。然后迎合他们说的, 赶快结束那刺耳的话题。
对于这种负面的事情, 无需浪费时间糟蹋自己的心情, 也无需大费周章来辩驳而伤感情(?)。
换个角度来想, 可能根本没有什么交情, 感情 , 所以才不想继续接收对方的" 建议" 吧。
最后在想,其实到底他们有没有衡量过才出口?

如果没有, 大概就是批评成瘾吧。
如果真的想过才说, 我会很开心对方把我当好友对待, 但是你的表达方式或许需要改善噢。 谢谢指教 :)


:)

抱歉

Image
『抱歉是个解释, 对方能不能接受是另一回事, 重点是即使解释清楚对方也不一定能马上消化或接受。』

那天同学聚会, 在混乱间我做了件很没有礼貌和尴尬的事。我到现在也是无法理解为什么当下我就那么冒失。
我和朋友坦诚说, 大概是之前的一些隔阂才导致那样冒失的举动。我在很犹豫要不要发个短讯和对方说个抱歉。但是毕竟很久没有联络而且最后对方也没有回应我的信息的习惯了。
朋友说, “如果你觉得有必要让对方知道你很抱歉你就对他说。不过, 不要太期待他的回应。抱歉是个解释, 对方能不能接受是另一回事, 重点是即使解释清楚对方也不一定能马上消化或接受。”
顿时间, 脑袋开了, 好像明白些什么。 但是这个观点对我来说太残忍了点。

“想得开就不残忍。明显你想不开, 对方也想不开啊, 谁也没让这件事解决。 其实所谓的解决, 不过就是放下, 不介怀。但人的感情没有那么理智, 需要时间。时间过去了, 慢慢地自然而然的解决了。”

也许时间就是唯一的逃生门。给对方多一点的空间, 给自己多一点的时间攒够勇气再去面对,相信事情究竟会被释怀的。
笔记
偏偏我是个急性子的个性。我耐不住脾气, 我马上就会想知道真相, 我当下就想解释。 每个朋友都告诉我时间过去就会放下, 时间久了,你就会觉得不重要了, 时间可以让你忘记...
如果我告诉你不可以呢。
已经快要2年了。每次想起我就很心痛。 我没有试过就那样和我的朋友我的同学就那样绝交了。那样形成陌路。 有时候 夜里还会发梦。 梦回去我们以前那些充满笑声的画面。 甚至我梦见我们说回话了, 那种兴奋我连睡醒都能感觉到。 只是睡醒发现是只是梦景, 那一天注定只有失落和眼泪
我为自己开的门不只一扇。  我试过主动传信息给对方聊天,试过约对方吃饭 结果吃的都是闭门羹。 所以我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  一次又一次 主动拿个鼻子给人喷。 只是久了 为了生活而忙碌 有时会渐渐忘了被人请吃闭门羹的滋味。  但是不曾忘记我们曾经那么要好过。

后记
那天聚会过后, 我回到家里。我还是为我冒失的举动觉得很抱歉。 我肯定对方看着我做的这一切。也许ta没看到, 或许ta 不介意。 但是我介意。到底是什么在作祟 ?  还是我被自己的身体出卖了 ? 看见ta 逃走是自己的本能 ?
后来我更失落的是 为什么我们没有好好道别。就只是默默地看着对方离开的身影。 如果我当下能上前给个拥抱ta, 或许之前的隔膜都…